展鹏和顺家具回收经营部

服务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服务资讯 >

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 阿里云构建生态聚焦产业

发布日期:2021-09-29 09:33 来源:未知 点击: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群 8月3日晚,阿里巴巴(9988.HK)公布了2022财年的首季财报,截至2021年6月底,云计算业务的收入同比增29%至人民币160.51亿元(24.86亿美元),经调整EBITA利润扩大至3.4亿元。这是阿里云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该季度内,钉钉业绩首次从创新业务板块调整并入云计算板块,由于尚处于投入阶段,并表带来利润下降,但该季度3.4亿利润依旧为历史最高。

自2020年三季度首次利润转正以来,阿里云利润持续扩大,过去三个季度经调整EBITA利润分别为2400万、3.08亿元和3.4亿元。

数据来源:阿里巴巴财报

7月29日,IDC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公有云市场数据显示,季度内IaaS+PaaS市场规模达46.32亿美元(301亿人民币),其中阿里云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40%,腾讯云、华为云分别位列第二、三名,市场份额均为11%,中国电信天翼云8%,亚马逊云科技7%。

Gartner报告显示,全球IaaS云基础设施市场上,亚马逊、微软和阿里云份额位居前三位,在亚太市场上,阿里云市场份额排名第一,是微软和亚马逊云科技的总和。

“经过20余年的发展,阿里巴巴已经成长为一家横跨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依靠多个引擎驱动长期增长的公司。”阿里巴巴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底,阿里巴巴生态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达到11.8亿,较上一季度增加4500万,当中有9.12亿消费者来自中国市场。

“C端的红利已经开始有瓶颈,所以需要转向B端。”8月3日,中国人民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三希在2021数字化转型影响力峰会上表示,消费互联网的核心是链接和流量,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提质增效。流量为王是消费互联网的逻辑,但在产业互联网中需要进行改变。

加拿大工程院院士,IEEE Fellow,加拿大西蒙菲莎大学计算机学院终身教授刘江川在上述峰会上表示,产业互联网的规模将远远超过消费互联网,中国人口14亿,全球将近80亿,虽然数量很大,依旧是有限的,但产业互联网将承载传感设备的数量级是几百亿到几千亿的数量级,到2025年可能会有700多亿个传感器在物联网上。

产业互联网的云计算市场空间潜力可观。7月28日,华为与中国信通院发布《云服务安全治理白皮书》显示,根据国际业界多家机构的调研,未来两三年内云服务市场将持续快速增长。Gartner的报告显示,到2023年,40%的企业工作负载将部署在云基础设施和平台服务上,而2020年这一比例为20%。而Fortinet委托CyberSecurity Insider进行的调研显示,目前有33%的组织在云中运行超过50%的工作负荷,在未来12-18个月,这类组织的比例可能升到56%。

随着我国各行业上云进程不断加快,用户对云网融合的需求日益增强。上述报告进一步指出,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的云基础设施服务支出增长了55%,达到60亿美元。根据Canalys统计数据显示,总支出较2020年第一季度增长21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超过2亿美元。在政府的支持下,中国云基础设施服务的增长速度继续超过世界其他地区,使其成为首要战略重点。推动投资的关键因素包括经济快速增长和新冠疫情大流行后对数字转型的更加重视。

IDC此前报告预计到2024年,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全球占比将从2020年的6.5%提升至10.5%以上。

作为数字化转型的服务商,阿里云与众多客户在数字化转型方面做了有益的探索,并归纳出面向未来、立足成长的数字化转型模型。在上述峰会上,阿里云发布数字化转型成长模型并宣布建立“数字样板工程”长效运营机制,更好服务多个行业以及区域的数字化转型。模型研究显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能力包括战略、素养、组织、业务、技术,会从数字化转型的追赶者依次成长为执行者、探索者、开拓者和领航者;区域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能力包括规划、机制、组织、治理、技术,会从数字化转型的起跑线依次成长为试验田、竞技场、示范区、新高地。

阿里云智能政策与战略中心主任李颋介绍,数字化日益呈现出基础差异化、路径多样化、诉求协同化、系统复杂化、生态开放化的特征,对企业和区域数字化转型所应具备的关键能力、所要经历的主要阶段,以及预期达成的愿景和目标,要有长期持续的研究。

然而,数字化转型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尤其对于制造业而言。

“虽然我国企业在数字化转型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还存在许多问题和难点,”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总工程师张晓彤认为,首先,中小企业因资金短缺和技术门槛高等问题面临数字化转型困境,制造业领域中小企业发展方式较为粗放,无法承受数字化转型和新技术应用的高昂成本,并且因疫情叠加导致了企业停工停产、供应链中断、需求锐减等困难,中小企业在资金匮乏的背景下将优先考虑生存问题,而非数字化问题。因此中小企业缺乏数字化转型的动力。其次,行业龙头企业在产业链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发挥的驱动作用有待进一步提升。我国部分制造业龙头企业在规模、成本、利润增长率、相对市场占有率方面存在着优势,但企业的创新能力、资源整合能力、上下游布局能力还有待提升。第三,不同行业间整体数字化发展水平差距较大,以汽车及零部件消费电子为代表的技术密集型行业在数字化能力建设上起点相对较高,但超过50%的中国制造业企业数字化尚处于单点实验和局部推广阶段。

目前,数家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大都在消费互联网端取得较高的市场占有率,但在产业互联网端却刚刚起步。李三希认为,如果要做好产业互联网,互联网平台需要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做好数字化助手的定位,助力传统制造业数字化升级,构建一个繁荣共生的生态。这是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平台的一个核心区别。